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現在、新しいコメントを受け付けない設定になっています。

除夕夜·團圓飯

導語:春節,是中國人千百年來最盛大的傳統節日。除夕夜,一家人一起吃的除歲迎新的年夜飯,象徵團團圓圓的傳統文化底蘊厚重,這一頓飯又稱團圓飯 。
除夕,一年中最忙碌、最溫馨、最令人留戀的日子。
這一天,一家人,一起在喜氣洋洋中各自忙著大掃除,張燈結綵,貼春聯,準備團圓飯。最後,大家夥團聚一起,祭祖,吃團圓飯,守歲,放鞭炮……
除夕夜這一頓年夜飯,溫存著豐厚的意蘊。先把豐盛的菜肴端滿桌,點亮紅臘燭,燒高香,祭拜祖先。寓意著春節到了,一家人聚集一堂,恭請祖先回家裏來,坐高堂之上,接受子孫後代的祭拜,一起分享美食和快樂,感恩先輩的浩浩恩惠和遺訓,祈求祖先顯靈,消災納福。
然後,一家人,按傳統長幼輩份順序和朝向落坐,開始共用一年一頓的團圓飯。
曾記得,小時候,家裏清貧,媽媽教我們,過日子,平時要省吃儉用,可是,年夜飯一定要敞開肚皮吃飽喝足,這樣,來年就不會餓肚子了。那些年,每年春節,村裏〔那時候叫做生產隊〕殺豬,或宰牛,總是按人頭分配肉材。一個有勞動保濕精華力的成年人一份,半勞動力和沒有勞動力的老人和小孩半份。
我家裏有8口人,只有父母親2個人是有勞動力,還有老奶奶和我們5個兄弟姐妹共6個人都是沒有勞動力。這樣算來,我們家雖然人口多,但是,分得的肉材份量很少。
其實,在饑荒的年代,半勞動力和沒有勞動力的人,一樣的饑腸轆轆,對肉食都有著強烈的欲望。
我家分得的肉材雖然不多,可是,我慶倖,我有一個好媽媽。她是廣東汕頭人,心靈手巧的把有限的肉類,變出多種多樣的花樣肉食,讓我們吃得好、吃得飽。
媽媽和奶奶每回總是慢吞吞等我們吃飽喝足了,最後,才敞開來吃。奶奶常常告訴我:媽媽說,看到我們幾個吃得有滋有味,她就很開心了。
我長大後,在城裏有了自己的小家庭。一年到頭,難得春節回家一趟,媽媽總是在身邊嘮嘮叨叨,擔心我們在城裏吃的肉食瓜菜不幹不淨。
近幾年來,媽媽的年紀大了,衰老了,有高血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壓、腦血栓、糖尿病纏身,步履蹣跚,下不了園地,可是,她堅持不懈在院子裏,用盆盆罐罐裝上肥肥沃土,栽種瓜果蔬菜。
我每次勸她不要操勞過度,總是執拗不過她的殷殷慈母初衷。她常常用那一雙飽經滄桑的佈滿粗糙老繭的手,牽拉我的手心,語重心長地說,要我們記得常常回家,讓我們在家裏吃上沒有化肥和農藥的純綠色食物。
其實,我懂媽媽沒有挑明的深情厚意,就是要讓我們記住老家的鄉土泥味,記住回家的路。
一家人,不分天南海北,不論路途遙遠,總要趕在除夕夜回到家,在飯桌前燒香祭拜祖先,與家人一起享受除夕夜這一頓團圓飯,感受著血濃於水的親情代代相傳,源遠流長。
這,就是祖先傳承下來,體現家族親情凝聚和抱團生存的力量,也是千百年來,一個家族在嚴酷環境下綿綿不絕、生生不息的奧秘。
除夕夜這一頓團圓飯,父母從來不敢怠慢,有半點差錯,這不僅僅在於滿足孩子的吃好喝好的淺顯層面上,這是一種不自覺的本能,是中國人千百年來隱藏在潛意識裏,把濃濃的年味深植在孩子們的記憶中,祈求這種傳統的種子在他們心底生根發芽 。
即使離家走得再久再遠,最值得回味無窮的是傾注著父母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心意的團圓飯,也許這熟悉的濃濃鄉土泥味,會不經意之中,提醒迷失在遠方的孩子,老家的方向……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