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向精英開放的政權

1645年,順治二年。精銳的八旗軍,在31歲的豫親王多鐸的率領下,打過長江去,統一全中國。經過慘烈的戰鬥和更為慘烈的大屠殺之後,大明帝國的故都南京以及整個江南財賦重地,在屍山血海中相繼淪陷。

  捷報傳來,剛剛定鼎北京不足一年的大清帝國自然一片歡騰。但是,帝國的領導核心、年僅33歲的攝政王多爾袞並不輕鬆。多爾袞在掌管這個正在迅速擴展的帝國的過程中,尤其是本以為柔弱溫順的江南人,卻意外地成為八旗軍征戰以來遇到的最為勇敢和堅定的抵抗者,令他越來越深刻地體會到:槍桿子裏可以出政權,但是,光靠槍桿子絕對維持不了政權。朱元璋曾說的“自古胡人無百年之國運”,如同一把詛咒之劍,懸掛在他和滿清的頭上。為豐厚的戰利品和奴隸而歡呼的八旗將士,可以不去思考這些,而他,作為7歲小皇帝順治的攝政者和這個新帝國的締造者,卻不能不想得更遠。

  於是,在“留發不留頭、留頭不留發”的血腥“薙發運動”的同時,一場寧靜、柔和而浩大的政治改革,在新帝國中開始推行,而這將徹底改變這個帝國的國運。

  中國的讀書人只需要出路、農民只需要活路,出路和活路都有的話,他們並不在乎高高坐在金鑾殿上的人是誰。

  新任浙江總督張存仁,原是明朝的寧遠副將,隨祖大壽降後金(清),此次隨多鐸進攻江南,佔領江南後,被任命為浙江總督。

  張存仁親身經歷了江南的慘烈戰鬥,見證了江南人的“玉碎”式抵抗,深有感慨。他給中央上書分析道:抵抗者主要是兩種,一是讀書人,二是農民,而要應對這兩種抵抗者,靠槍桿子絕非最好的辦法。張存仁提出了兩種“不勞兵之法”,這就是“開科取士”和“薄斂勸農”。他在奏摺中說:“開科取士,則讀書者有出仕之望,而從逆之心自息;行鐲免薄稅斂,則力農者少錢糧之苦,而隨逆之心自消。”從這份奏摺看,這員背叛大明王朝的將軍,有著相當的政治敏銳性,清晰地看到了:中國的讀書人只需要出路、農民只需要活路,出路和活路都有的話,他們並不在乎高高坐在金鑾殿上的人是誰,“叛逆”者就會少。

  大清帝國改革的總設計師、時年48歲的內三院大學士範文程,也同時上書指出,只要抓住了士人這一“精英階層”,就能贏得民心,而抓住精英階層的辦法,就是通過科舉,擴展其進入政權、分享政權的途徑。
PR

下雨的日子

不知從何時起,我喜歡上了雨,儘管它下的滿街泥濘,給人的出行帶來了不便。雨水是春天開始的象徵,是敲打沉睡的夢幻,也是風兒柔情的呼喚,更是農民播種的期盼。
雨來的時候,心情也隨之而來了;雨下的時候,往事也淅淅瀝瀝了。於是,我便趴在窗前,---尋覓。儘管有些往事是酸楚的,但是我還是把它拿出來再次回顧品味。也許只有這濃重的記憶,才賦予我更多的想像力,也是我前進的動力。
雨從不輕易的來,像我從不經意落下的淚。雨來有風,有雲,有傘作伴。而我的落寞,又有誰陪伴?人世間的世俗,似乎沖淡了人世間的情感,而金錢的欲望,也似乎磨滅了人的靈魂。雨來,靜止的已不在靜止,沉默的也已不在沉默,一切匆匆又匆匆。
雨從不輕易的走,像我不經意忘掉往事一樣。雨走,空氣清新,彩虹浮現,一切的一切又恢復原樣·····世界依然。其實是原樣嗎?畢竟經歷了一場雨水,也畢竟有一個過程在此發生,或多或少有一些印記。
不知從何時起,我盼望下雨。也許,我和這雨有不解的緣,也許,唯有這雨,才洗去我心中的煩惱,洗去世間的污垢。
雨從屋簷下一滴又一滴滴落,恰似一支輕音樂,使我陶醉;又恰似母親的話語,使我在這異鄉感受到一種溫馨。雨從空中灑落,像玉簾,遮擋著遠山;似一根又一根銀針,補縫著乾裂的土地。若千絲萬縷,織成一幅美麗的畫卷。我想:那天上的銀河該是一位美女所管轄吧。那雨滴該是她沐浴時的撲濺吧。不然,花怎麼會美麗與芬芳?禾苗怎麼會茁壯成長呢?雨是一種渴望,是一種沉思。雨過之後。看遠山清秀,枝葉翠綠,一切的一切在不朦朧中而自然。
讓雨水沖淡一切吧!
雨水和陽光一樣是我們必不可缺少的。
雨一滴又一滴滴落,晶瑩而美麗。

與雪的約會

撐起花雨傘,走在白雪覆蓋的nu skin 香港長長的路上,看飛雪飄飄灑灑,在最起初,仿佛與她仍是一場極平常的相遇,不曾想許多.
信手攬來一掌心雪花, 涼意沁進心底,“雪落無聲只為寒”?一種仿佛貯藏很久的濕潤感覺湧上心頭,雪真的是無聲嗎?索性將傘收起,馬上有雪花撲到了臉上,突然間感覺雪花好似有了 靈性,我不由自主地旋轉一周,與所有的雪花打nu skin 香港招呼,她們仿佛是應約而來,微笑地面對著我,刹那間相互擁擠著,同時歡呼同時飛旋同時幻化成無數游離浮動的小 精靈,飛舞在我的前後左右,此刻的我好希望能夠聽懂她們的絮語讀懂她們的心情。
她們在說些什麼?
想起雪是春的使者,“冬去 春不遠”她們是在絮語春的訊息麼?想起雪是古人的詩引“有梅無雪不精神,有雪無詩俗了人”她是在呼喚靈感麼?噢,雪是有聲的,她傳報著春的訊息,她踏著遠 古的腳步輕盈走來;她不怕嚴寒,與之相伴;她不懼熔化,哪怕六個角的綻放只在瞬間;她是偉大的,將一切污穢徹底掩埋;她是無私的,將自己化為棉被,讓麥苗安全過冬;她是靈動的,不同的情懷賦予她不同的靈性,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神思飛揚中雪兒被插上了翅膀穿越了時空,並將更遠地飛去飛去、、、、、
許多年後,當看到滿天飛nu skin 香港舞的雪花,我想我會回憶起與雪的這次美麗的約會。

除夕夜·團圓飯

導語:春節,是中國人千百年來最盛大的傳統節日。除夕夜,一家人一起吃的除歲迎新的年夜飯,象徵團團圓圓的傳統文化底蘊厚重,這一頓飯又稱團圓飯 。
除夕,一年中最忙碌、最溫馨、最令人留戀的日子。
這一天,一家人,一起在喜氣洋洋中各自忙著大掃除,張燈結綵,貼春聯,準備團圓飯。最後,大家夥團聚一起,祭祖,吃團圓飯,守歲,放鞭炮……
除夕夜這一頓年夜飯,溫存著豐厚的意蘊。先把豐盛的菜肴端滿桌,點亮紅臘燭,燒高香,祭拜祖先。寓意著春節到了,一家人聚集一堂,恭請祖先回家裏來,坐高堂之上,接受子孫後代的祭拜,一起分享美食和快樂,感恩先輩的浩浩恩惠和遺訓,祈求祖先顯靈,消災納福。
然後,一家人,按傳統長幼輩份順序和朝向落坐,開始共用一年一頓的團圓飯。
曾記得,小時候,家裏清貧,媽媽教我們,過日子,平時要省吃儉用,可是,年夜飯一定要敞開肚皮吃飽喝足,這樣,來年就不會餓肚子了。那些年,每年春節,村裏〔那時候叫做生產隊〕殺豬,或宰牛,總是按人頭分配肉材。一個有勞動保濕精華力的成年人一份,半勞動力和沒有勞動力的老人和小孩半份。
我家裏有8口人,只有父母親2個人是有勞動力,還有老奶奶和我們5個兄弟姐妹共6個人都是沒有勞動力。這樣算來,我們家雖然人口多,但是,分得的肉材份量很少。
其實,在饑荒的年代,半勞動力和沒有勞動力的人,一樣的饑腸轆轆,對肉食都有著強烈的欲望。
我家分得的肉材雖然不多,可是,我慶倖,我有一個好媽媽。她是廣東汕頭人,心靈手巧的把有限的肉類,變出多種多樣的花樣肉食,讓我們吃得好、吃得飽。
媽媽和奶奶每回總是慢吞吞等我們吃飽喝足了,最後,才敞開來吃。奶奶常常告訴我:媽媽說,看到我們幾個吃得有滋有味,她就很開心了。
我長大後,在城裏有了自己的小家庭。一年到頭,難得春節回家一趟,媽媽總是在身邊嘮嘮叨叨,擔心我們在城裏吃的肉食瓜菜不幹不淨。
近幾年來,媽媽的年紀大了,衰老了,有高血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壓、腦血栓、糖尿病纏身,步履蹣跚,下不了園地,可是,她堅持不懈在院子裏,用盆盆罐罐裝上肥肥沃土,栽種瓜果蔬菜。
我每次勸她不要操勞過度,總是執拗不過她的殷殷慈母初衷。她常常用那一雙飽經滄桑的佈滿粗糙老繭的手,牽拉我的手心,語重心長地說,要我們記得常常回家,讓我們在家裏吃上沒有化肥和農藥的純綠色食物。
其實,我懂媽媽沒有挑明的深情厚意,就是要讓我們記住老家的鄉土泥味,記住回家的路。
一家人,不分天南海北,不論路途遙遠,總要趕在除夕夜回到家,在飯桌前燒香祭拜祖先,與家人一起享受除夕夜這一頓團圓飯,感受著血濃於水的親情代代相傳,源遠流長。
這,就是祖先傳承下來,體現家族親情凝聚和抱團生存的力量,也是千百年來,一個家族在嚴酷環境下綿綿不絕、生生不息的奧秘。
除夕夜這一頓團圓飯,父母從來不敢怠慢,有半點差錯,這不僅僅在於滿足孩子的吃好喝好的淺顯層面上,這是一種不自覺的本能,是中國人千百年來隱藏在潛意識裏,把濃濃的年味深植在孩子們的記憶中,祈求這種傳統的種子在他們心底生根發芽 。
即使離家走得再久再遠,最值得回味無窮的是傾注著父母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心意的團圓飯,也許這熟悉的濃濃鄉土泥味,會不經意之中,提醒迷失在遠方的孩子,老家的方向……

他們的愛會像每一個晴天裏灑滿我

噩夢醒來,手機顯示九點零五分,餘夢裏的心悸緩緩地在輕音樂裏得到安慰,打開窗,看見滿眼的陽光,帶著淡淡的溫熱均勻的抹在我荒蕪的世界裏,此刻才感覺到,我在世界的這個角落,靜靜地呼吸著來自麥田豐收的味道,一群白鴿打我眼前的天空飛過,陽光照耀下,似乎那場噩夢已煙消雲散。
我一直是個愛做噩夢的女孩,夢裏充滿著很多的生離死別,記憶裏殘存有關美好的的畫面,都在我糾結的夢境裏支離破碎了,驚醒中的我慌亂reenex無助,我以為一切才剛剛發上過。仿佛在和最親的人經歷著生死告別,那種一下子就不見了的感覺,如同要暈倒的瞬間,一片漆黑。在哥哥安慰的短信中慢慢拭去那兵荒馬亂的夢境裏留下的點點淚水。我常常看著天空,想:是否我是來自那裏的?有時候一坐就是一下午。我想也許人是有前世的,而我前世或許在天的那邊!哥哥說,只要有希望,你就會一天天堅強起來的。
某一天,我去外面,看到一盆胭脂紅的吊腳蘭,陽光下的它開得如此燦爛,微風拂來,我看見它歡快的跳舞,如此平凡,又如此絢麗。從未養過花的我突然有 帶它走的想法。那一瞬間,仿佛生命的所有血液都沸騰了,陽光歡樂的符號洋溢在我蒼白的臉頰上,興奮的我抱著那盆小花,像個孩子一樣蹦蹦跳跳的回家了。我想 以後,有它陪我,我要像reenex它那般,不再卑微的活在塵埃裏。每一天,我都會去看它,和它說話。儘管沒有人知道它的存在,但是我知道,它與我同屬於這個世界。它 的花期不算短,這給我帶來了愉快的的心情。但我還是會 在噩夢裏掙扎哭泣。漸漸地我消沉了,不再去看它,不再和它說話,後來一場暴雨幾乎將它毀掉,我的心裏,一種不好的感覺久久不能消散。我給哥哥說小花快死 了,哥哥回短信說它沒有死,只是累了,沉睡了,你給它希望它自然就能好起來,我將信將疑,每天去看它,把它搬到太陽底下來,一個寒冬過去了,我想它可能不 喜歡我,不要我了,因為它越來越枯黃,似乎看不到一點生的希望,我控制不住的哭了,想它一定是走了。
忘了是過了一月兩月還是更多的時間,有一天媽媽突然對我說:“你種的那小花真頑強,居然發新芽了!”我不敢相信的問:“真的嗎?”一邊說一邊往外 跑,驚喜的看到它新綠的兩瓣嫩葉相互依偎著,那樣安靜堅強,就像從未經歷風雨的摧殘我的遺棄,換了一個模樣,從新開始新的輪回,一點點的沐浴陽光雨露,感 受我帶淚的喜悅。伸出去想撫摸它的手,在空中頓了頓,換成了歡舞。
我知道它不曾離開我,就像那些愛我的人reenex都不會離開我,他們只是會換種存在的方式陪伴在我的身邊,那雲那霧靄,那山間清泉,都是他們幻化的模樣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